直播四川 | 文明创建 | 未成年人 | 蜀风评论 | 文艺之窗 | 公告 | 主题活动 | 志愿服务 | 魅力四川 | 理论创新 | 巴蜀儿女      热线电话:028-86980191 | 自贡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自贡文明网 > 文明论坛
大难来时 他挺起腰板成一座山——七旬老人照顾患病妻子42年
发表时间:2016-04-26 15:09:00 | 来源:
 
                        

自贡网讯(记者 缪静 文 叶卫东 图)在自贡市富顺县富和乡农历村14组,有一座背靠大山,面朝水田的房屋。42年间,这座房屋从草房修成了土筑瓦房,再变成现在的砖瓦房模样,75岁的老人甘汝平,在里面照顾瘫痪老伴宗瑞容,拉扯三个儿子长大,整整42年,操劳一生。这房屋的变化,像极了甘家的命运:即使外观破旧,却始终壁整瓦全,历经风雨,依旧坚固。而父亲甘老汉,就是这个家的靠山。

为给妻子治病

75岁老人至今仍在操劳

因患类风湿关节炎,宗瑞容长期服药引发后遗症,这些天,她的心脏和肺部出现相关并发症,被送往自贡市第四人民医院治疗。

“这个腰杆痛得……”宗瑞容时不时呻唤一声,左半部分脸不受控制地抽搐着。躺在病床上的她,面瘫,手脚关节严重变形,从她侧睡的面部表情能看出来她的难受。眼前这个被类风湿关节炎折磨几十年的老伴,甘汝平已经照顾了42年。

“说实话,没觉得和其他家庭有啥子不同。可能几十年自然已经形成了这种生活方式。就是找的钱几乎全部用在了她身上。”75岁的甘老汉站在人前,矍铄,硬朗,炯炯有神的双眼依然能为家人带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般的定力。他告诉记者,老伴生育三个儿子后不久,就因脚底痛、关节痛起病,于1974年瘫痪在床。为治病,他们大小医院都跑过,赤脚医生也上过门,民间偏方用了无数,都无济于事。

日常生活中,刷牙、吃饭、拧毛巾、开水瓶盖这些动作对一般人来说,不费吹灰之力,可对于患有严重类风湿关节炎的宗瑞容而言,却是一种极大的挑战,生活完全无法自理。这种被称为“不死癌症”的病,让甘家“乱了套”。有一次,甘汝平竟发现宗瑞容自己爬到了水塘里,水已淹到脖颈。

现在想来,或许在那个年代,人们对类风湿关节炎认知度很低,正是延误治疗所带来的危害,让甘家5口人在漫长的时光里受累。这次住院,甘汝平更加强烈地意识到,老伴体质越来越差,骨质疏松,各种并发症,整个人的机能都在退化,“她是无抵抗力,有苦难说啊”。

妻子病床上睡18年

丈夫拉扯大三个孩子

病房里,甘老汉话语不多,站直了身子,个头接近1米75,头发已经有些稀疏了。他和三儿子甘文情轮流照顾老伴,在自贡城区和富顺之间往返。“要我说这几十年的事情,真不知道从何说起。说也说不完。”回忆几十年别于常人的经历,甘老汉说,“自己不算啥,最大的遗憾是误了娃!”听着老头子这句话,宗瑞容的眼泪滑了下来,有些激动。她说,几个孩子很小就自己做饭,肚皮上糊着黑灰的样子,她永远都记得。

时间回到宗瑞容瘫痪那年。大儿子8岁,二儿子5岁,三儿子不到两岁。可以想像,长达几十年的时间,甘汝平独自撑起一个家,里外照顾,带着三个娃,是多么的不容易。如此窘境之下,甘汝平除了务农,还在外面拖煤炭。最多的一天,他拖了三车,加起来21吨,挣了400元,那是有史以来他收入最高的一次。

甘文情说,从1974年到1992年,母亲整整睡了18年。“最恼火的那些时候,别人的衣角挂到她身上,都会痛得掉眼泪。”而父亲忙里忙外,煎药、洗衣、务农……有时在屋里开小跑,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更别说他们三兄弟上学的事了。即便听到附近上学铃响了,也不能马上冲过去。“家里还有一大堆事等着做。因为迟到,开始老师还罚站。到后来,也没人管我们了。”甘文情回忆,他们中最能读书的大哥,也只读到了初中毕业。

如今,三个儿子中,大的已年过半百,小的四十有余。遗憾的是,三个男儿读书甚少,缺乏立足之本,经济条件不好。

42年漫漫求医路

从小伙子奔波成古稀老人

42年中,为给老伴治病,甘老汉想尽了办法。“专程到宜宾流杯池边找水冲过的黄桷树根须,找刚落地的狗儿煎水洗,到彩灯公园排队接老虎尿给她喝,用黄鼠狼和蛇泡药酒擦……”只要一听说有偏方可治,甘汝平就会到处找,一直未放弃对老伴的治疗。用甘文情来的话来说,母亲的药都用箩筐装的,不管中药、西药还是偏方。在那医疗水平不高的年代,拿钱也买不到对路的药,父亲便将希望寄托在了民间偏方上。

让人欣喜的是,咬牙度过艰难的18年后,1993年开始,宗瑞容能够被抱起来坐立吃饭了。最近十来年,在家人的照顾下,她还渐渐能在旁人帮助下站立起来,尽管站立的时间极为短暂,但甘汝平还是专门为老伴做了一把拐杖。有太阳的时候,宗瑞容在家门前的坝子里倚着滕椅坐坐。眼前这幅平静的画面,最能让甘文情感觉到安稳踏实。梳理记忆,他最能记得住的是,父亲买肉回来,全家围拢吃饭的场景。“因为我妈的病,过年也好,过节也好,一家人都没个节日的概念。”这些在甘文情记忆中的欢乐片断,在常人眼中,再平常不过,却对甘家人来说是很难得的快乐。这个一直没离开过家的三儿子总是说,他们甘家是靠老父亲一个人“捆”起来的。

当问及老伴患病前的模样,甘老汉微微顿了一下,向记者描绘出一个标准的农村妇女形象。做农业很厉害,心地好!“有一次交公粮,她自己挑完80斤后,又倒回来接我的老父亲(帮忙挑)。”这个场景,甘汝平老人会记一辈子。

顶梁柱的责任担当

苦难把他磨砺得“不焦不躁”

在富和乡农历村当地,儿子都把父亲称做“爷”。甘文情也是这么叫的。“爷”是一个家的顶梁柱。甘文情说,老父亲配得上这个称谓。在外人眼里,几十年的苦难,甘文情和兄弟们没在他脸上看到过厌烦和焦灼。时间给父亲留下的是满脸沟壑般的皱纹。

在妻子的眼里,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宗瑞容说:“对我好,很耐烦。”或许从未有人向她提过这样一个问题,宗瑞容只说出了这6个字。

“他不耐烦,她活得到今天?”五弟甘酒平对大哥甘汝平照顾嫂子的几十年很是感慨,他认为大哥在处理家庭问题方面做得很好。在他眼中,大哥开朗,不焦不躁。“要是老为家里那一摊子事发愁,他早都愁死了!”做为农历村14组组长的甘酒平,敬重大哥,不仅因为他对家庭担当,还因为“他讲得出道理,文化不低,有生意头脑。”

不过,年轻时的甘汝平性格还是有些躁的。“(上世纪)60年代当老师,说不干就不干了。后来还干过政法工作。再后来就是务农,拖煤炭赚利润。”甘酒平说,因为家庭的原因,多少磨砺了大哥的性格。三四十岁的时候,他的脾气变化很大,从急躁到耐烦,他很清楚,自己的家庭自己要负责,身为男人要有担当。

责任编辑:甘京燕
  • 主题活动
文明播报
区县动态
文明论坛


主办:中共自贡市委宣传部 自贡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