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四川 | 文明创建 | 未成年人 | 蜀风评论 | 文艺之窗 | 公告 | 主题活动 | 志愿服务 | 魅力四川 | 理论创新 | 巴蜀儿女      热线电话:028-86980191 | 自贡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自贡文明网 > 魅力自贡 > 自贡名人
摄影家程玉杨 大画幅定格“古盐道老牌坊”
发表时间:2016-04-26 15:05:00 | 来源:
 
                     

自贡网讯(记者 缪静 文 叶卫东 图)“有时,摄影并不总是一味向前,偶尔的返回原点才能让我们更加清晰地认识自己。”北京晨报摄影部原主任程玉杨曾经这样说。近日,这位出生于自贡富顺沱江边的摄影艺术家回到家乡,用他独特的“大画幅”摄影创作方式,定格他脑海里最具故土情结的“古盐道百年老牌坊”。

记者跟随程玉杨拍摄一天时间,真切感受到他那用勤奋和智慧创造艺术个性,以及用极端认真的态度追求极致的艺术家精神。

全程跟拍——

携150公斤器材翻山拍照

“在他的片子里,这些远处的小草,都纤毫毕现。”一大早,富顺县富世镇沱江边的临江寺,慕名前来观摩程玉杨创作的摄影爱好者罗先生,形象地说出了他所了解的“大画幅”。事实上,玩“大画幅”,就是玩的“清晰度”、高品质、高细节。为了这种真实,程玉杨选择了一种近乎“苦行僧”式的拍摄方式。

程玉杨手中每一张照片的拍摄,都是一次漫长的等待。

“有点漏光,帮我遮一下。”置身于黑色的遮光罩里,程玉杨不断向外面的朋友沟通着。就是这样进进出出的摆弄,时间从早上8点半很快就晃到了上午10点。行头准备耗时大大超过了拍摄时间。“一般的大画幅相机尺寸为4x5英寸或者20x24英寸,而我的相机尺寸最大达到了1.2 x3米。”程玉杨告诉记者,自己组装的可拆卸大画幅相机(双镜头),在常人眼里,完全就是一个庞然大物,重量达到150公斤。所以,光是安装相机,至少都得耗时整整一小时。更别说调焦、测光、安装感光材料等细碎关键工序了。

眼前成型的“大画幅”相机让周围的乡亲们感到好奇。他们站在不远的山坡上远远地望。“整个就是相机了,我就站在相机里面。就像建了一个黑房子。”程玉杨耐心地向周围的人说明:双层黑色遮光罩构成巨大的机身,遮光罩前半幅上的开口套在三角架上的镜头上。钻进(遮光罩)里面,还有一个用三角架支起的0.65 x 1米的“聚焦屏”。拍摄者通过聚焦屏,完成细节调试。

当程玉杨完成镜头中那座节孝牌坊的调焦和测光后,阳光普照,气温越升越高。密不透风的遮光罩里,又闷又热。担心镜头起雾,程玉杨在往聚焦屏贴胶片之前,再次猫着腰钻了出来。“把抽风机安上,太热了!”于是,一个DIY的抽风机和风筒被翻了出来,加装在遮光罩后面的开口上……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与“阳光灿烂的春天里”,不停地反复转换,上午11点钟左右,被汗水浸渍的程玉杨,终于拍摄下第一个点位的第一张“大画幅”照片。

正午时分,太阳微辣。程玉杨一身“短打”,挥汗工作的他,不怎么说话,对细节丝丝入扣,全然一个精益求精的“工匠大叔”。直到被自己拖到下午1点的午饭桌上,程玉杨才发现大上午竟然没喝一口水,于是,连喝6碗酸萝卜老鸭汤。

从早上到下午4点,一天的8小时中,程玉杨共计拍摄8张照片。

           

对话乡愁——

“大画幅”的“真实感”

临江寺,曾被叫做“半边寺”。很早以前,这里是富顺县城通往自贡的必经之地。它紧靠着沱江,是历史上的古盐道。临江寺沿路有许多的牌坊群。饱经沧桑的古盐道百年老牌坊,俨然成为了富顺县符号性乡土文化的代表之一。

为寻找那些带有浓厚“故土情结”的文化符号,近两年,程玉杨几次回到家乡,试图通过“大画幅”照片的“真实感”,用艺术形式表达他浓浓的乡愁。程玉杨认为,牌坊的文化内涵丰富,古韵深厚,是中华古老文化的象征。在川南这片土地上,他已经拍摄20余幅牌坊作品,准备收集制作成《牌坊》系列。

时间回到2014年。程玉杨开始筹划拍摄《根》系列作品。他回到家乡自贡寻找拍摄大榕树树根。在他看来,根有很深厚的内涵,大到人类、中华文明、中国文化,小到生养自己的家乡。大榕树的树根根型很美,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它能冲破一切阻力,打破周围的束缚,茁壮成长。

“寻找乡愁”的计划很快实施起来。在亲朋好友的推荐下,程玉杨选取了沿滩仙市和贡井张家花园两处的大榕树树根进行拍摄。从照片上看,每张照片中树根紧抓泥土和墙壁的视觉震憾很强烈,加上各式脸谱的点缀,“不仅表现出生命力的顽强,还表现了中国的传统文化。” 程玉杨崇尚“写实”,并未忘记艺术的创新。脸谱让照片多了一分神秘色彩。他试着在写实的基础上,加上一些虚幻,增加一些表情,增强艺术符号感。

乡愁,在程玉杨心中漫延。除了在家乡拍摄树根、牌坊外,他还在富顺等地拍摄《佛教》系列作品,并将触角延伸到川南其他城市取景创作。接下来,乐山大佛、大足石刻等景点,都会留下程玉杨的足迹。这些作品拍摄完成后,将作为程玉杨的个人摄影展进行展出。

站在花开遍野的沱江边,程玉杨时而哼着小曲儿,说着地道的富顺土话,不急不躁地摆弄着手中的“慢活”。他几乎用上了“车钳铆焊电”,只为那一刻按下快门的瞬时定格。

 

程玉杨其人——

从专业记者到中国摄影大腕

程玉杨,中国摄影家协会纪实摄影委员会委员。他的摄影作品在坚持传统的基础上,力求创新突破,在全国摄影比赛中获奖无数。尤其独创了“矩阵美学”,拍摄出的首部《返》系列作品更是在艺术收藏领域广受推崇和关注。他坚持传统与创新交融,打破常规基础,自制“大画幅”相机摄影创作,在业界独树一帜。

1957年,程玉杨出生于富顺县狮子滩。17岁那年,他应征进入北京某部当了一名基建工程兵。在部队里呆了6年后,他以优异成绩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其实,程玉杨从小的理想是就读中央美术学院,成为一名画家。殊不知,考试那年生的一场病,让他阴差阳错地选择了中国人民大学。

选择新闻专业,程玉杨的人生经历中,其实早有铺垫。当兵时,他用借来的一台双镜头相机翻拍字画。第一次接触相机就“超有感觉”,程玉杨摆弄得很顺手,渐渐对摄影产生了兴趣。

通过大学系统学习,程玉杨的摄影技术和水平也日渐提高,先后在《人民日报》、《工人日报》等10多家国内大报上发表一大批作品,开始崭露头角。

随着名气的逐渐提升,不少媒体向程玉杨抛出了橄榄枝。1990年,他进入了北京日报社,成为一名摄影记者。在报社10年时间,发表了许多反响强烈的新闻摄影作品。2000年,他在北京日报社旗下的一家市场化新锐媒体北京晨报社担任摄影部主任,一直到2009年从该岗位上退下。在新闻摄影行业摸爬滚打这些年,他先后荣获首届“中国摄影记者金眼奖”、“中国新闻奖年度复赛银牌奖”等各类摄影奖项。

早在2004年前后,程玉杨就在为退休后的日子做出设想,并开始摄影创作。而这次“离岗”,标志着他从新闻摄影正式转为职业艺术家。

2008年末2009年初,程玉杨开始尝试创作《返》系列作品,并于2010年在北京成功举办个展。他摒弃了胶卷,运用最传统的镜头加手刷银盐技术直接成像,没有PS,没有人不的制作,再把几十张,甚至是上百张直接成像的相纸,用图像矩阵的方式组合成一道亦真亦幻的视觉景观,每一幅作品仅有一张。他的这种独创方式被艺术评论人杨子浪称为“矩阵美学”,这在世界上都是独一无二的。其中一幅《九龙壁》摄影作品更是以150万的高价被河南一位爱好者收藏。

解读“原点”——

坚守传统中永葆创新活力

有人说,用摄影“苦行僧”来形容程玉杨再贴切不过。

“我一直喜欢传统摄影的创作方式。所以坚持做了下来。”谈及自己的胶片情结,程玉杨在创作间歇,打开了话匣子。

1998年,第一代数码相机面市,十多年来,数码相机经历了4次产品换代,带来的全新摄影体验风靡了全球。当体验了270万像素到2000万像素的飞跃之后,偶然的一次机会,程玉杨和同事们从办公室抽屉里翻出当年胶片时代的作品,那种“回归”的味道,让他决定“甩掉”数码,在摄影创作时,重拾胶片。

2009年辞去北京晨报社摄影部主任职位以后,程玉杨退到“二线”,生活中,他开始摆弄“大画幅”相机。可是,爱动脑爱动手的程玉杨总有一颗“不安分”的心,有人玩的东西,他会琢磨着在创作形式、内容和工具上寻找突破,在坚持传统中,又有所创新。第二年,通过试验、选材和组装,一台自制“大画幅”相机出现在北京摄影界。为了让相机轻便,他反复组装,做成可带到任何地方的拆装式相机。一辆越野车,载着摄影梦,程玉杨跑遍大江南北。

程玉杨说,传统胶片已有170余年历史,从最早的低感光度,到高感光材料的发展,从粗颗粒到细颗粒,传统摄影得到很快发展。但是,数码迅猛来袭的10年,与传统摄影产生的矛盾日渐突出。曾经的“冲印”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正是因为这样,手工表达,更具人性色彩。”程玉杨坚信,透过摄影者心血,带有人工痕迹的作品,有着致命的魅力。绝非工业产品“一模一样”的完美无缺。因为,“艺术的真谛就是‘不完美’。工业产品与艺术品有着本质的区别。”

责任编辑:甘京燕
  • 主题活动
文明播报
区县动态
文明论坛


主办:中共自贡市委宣传部 自贡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